無疆之美
2021-01-15 10:34:10      來源:光明網-《光明日報》

記得那年央視春節聯歡晚會上,有個新穎的節目叫《對弈》。舞台就是棋盤,演員就是棋子,兩個峨冠博帶的人,端坐在舞台後端高台上象徵性地下棋。他們每投下一枚棋子,演員們相應地躍動起舞。整個節目剛柔並濟,氣勢恢宏,在聲光電技術的投射下,既有古風遺韻又有時尚元素,顯得波詭雲譎,如夢如幻。從藝術表現形式上看,既像舞蹈又像武術,或者説既不是舞蹈也不是武術。電視左下方的字幕上,亮出來的名稱是“舞·武”。報幕時,主持人用了一個流行詞彙叫“混搭”。

混搭最初用於服飾,是時尚界的一個專用名詞,英文原詞為Mix and Match,意思是將不同風格、不同材質、不同身價的東西,按照個人口味拼湊在一起,混合搭配出完全個性化的風格。為讓觀眾便捷地瞭解《對弈》的表現形式,借用“混搭”一詞來表述並無不妥,但從文化藝術概念上説,這樣的表現形式並非混搭。

我們知道,競技場上搏鬥靠的是真功夫。當它走進健身場所,演化為武術套路,其實用性就不再是格鬥;當它被搬上舞台,又演化為藝術表演,可看性也隨之增強,這就是所謂的“舞武”。而“舞武”這種文化藝術樣式,並非始自今日,而是我們的祖先在長期的歷史進程中,以傳統文化為基礎、以術道並重為特點創造出來並逐漸演變而成的一種表演藝術。司馬遷筆下的項莊舞劍和杜甫描述的公孫大娘舞劍器,也都是以舞蹈形式來表現武術的。“舞武”以舞蹈的節律和美感演繹武術的氣韻,以武術的招式和功法充實舞蹈的語彙,舞蹈與武術融化為一體,相得益彰,兼具雙重藝術特徵和美學價值。

由此可知,“舞武”這種藝術樣式,既非移植和嫁接而成,亦非拼湊合混搭所就,而是兩種藝術的化合和再造,其本質仍然是舞蹈而不是武術。現代舞蹈團體雲門舞集從書法藝術中汲取靈感,創作演出的經典舞蹈《行草》,讓我們耳目一新。墨色衣着的舞者將身體化為毛筆舞動,揮灑出酣暢淋漓的行草,媒體將其稱作“墨·舞”。雖然墨字當前,欣賞演出的人都不會把它看作是書法表演,而仍然把它看作是舞蹈。這種舞蹈樣式,靠的同樣是化合再造的功夫,而並非混搭。

各門類文化藝術自成熟後,就開始了從有界到無疆的嬗變。與古典藝術相比,現代藝術最大的不同是開放性和融通性。它在縱向發展過程中,越來越多地橫向延伸,伸出開放的觸角,吸納姊妹藝術的營養,以豐富自己、變化自己。我們把眼光再放寬一些就會發現,在當今文化體育的舞台上,隨着智能化、數字化創意的廣泛應用,各門類藝術之間已了無邊界,相互吸納的現象相當普遍。

就拿攝影藝術來説,不論是在構思還是構圖上,都在向美術靠攏,有些創意獨到的攝影作品,看上去就是一幅寫意畫。再如書法與繪畫:書法藉助美術中的形象性元素,可以揮灑得像一幅畫;繪畫吸收書法的技巧,能體現出書法一樣流暢的線條。又如雜技與體育:雜技原本是演員靠身體技巧完成的一系列高難度動作,經過多年的演變,它已不再是傳統意義上的百戲雜耍,而是更多地吸納了體操、武術、舞蹈及音樂元素。至於體育中的自由體操、藝術體操、花樣游泳、花樣滑冰等項目,同樣也融入了舞蹈、雜技、武術及音樂元素。

我們在欣賞舞蹈、武術、體操、雜技等表演藝術時,已能夠明顯地看到它們之間相互借鑑和滲透的痕跡,可以説是我中有你,你中有我。但是,不論是你吸納了我,還是我吸納了你,都不會是簡單的混搭和拼湊,而是化合基礎上的創新和再造。我中有你,依然是我;你中有我,依然是你。就像吃百家奶長大的孩子還是自家的孩子,喝牛奶、羊奶的人不會變成牛羊一樣,吸收的養分變了,自己的基因沒有變。通俗一點説,就是“吃的是別人的奶,長的是自己的肉”。當然,你如果把這種文化現象視為雜交或混血,也説得通,只是這樣的比擬,讓人不那麼容易接受。


編輯: 曾子芮 責任編輯: 孫紅亮

廣告熱線:(0871)65364045  新聞熱線:(0871)65390101

24小時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871-65390101  舉報郵箱:2779967946@qq.com